乌鸦就像写字台

一个帅哥

【复问】Toxic pwp慎入

可能有bug 为了开车请原谅。

*依旧cp向,不喜误入。


大概就是我们的小阿问想向警察举报,然后被大佬抓回来这样那样的故事。


不可避免,油墨混着松柏的气味总是让他想起爱情受阻后的命运。尽管已经离开人那个的偏僻厂房,李问也还依稀察觉出这种味道。他来这里是为了提早结束相比以前他更不愿意经历的生活,而这样无望的日子似乎已经持续了好久,事实上他别无选择。他抬眸在看着对面的这位加拿大警官,接下来的事让他连续好几天都难以入眠,李问揉了揉眼角,带上模糊的镜片,还是有些犹豫地低头走上前去。

想要跟着一起坠入深渊,却在最后一刻退回,把对方推向万劫不复,李问和吴复生大概就是这样一种感情。


https://m.weibo.cn/3620961163/4296581187018710


或许在这之后,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发生了微妙的化学反应,李问再也没提要走的事情,吴复生走哪也还是把他带在身边。

 

那些失去你的日子,全部都失去了颜色,在孤单中绝望,在绝望中悲伤,然后继续摆脱不了你。


【车】Alone 画家x李问

*文中的画家依旧是想象出来的

*CP向,开车预警,慎入


剧烈的爆炸声,随即亮起的炙热橘红色,交织在一起赴向一场盛大的死亡。嘴唇轻启海水就蜂拥而上,七窍被还未深压的海水冲击,咽下咸涩的海水,猛地刺痛瞳孔的痛感让耳膜那里传来的撞击感更加深重,一下一下地仿佛要穿透心脏的疼。

尽全力地寻找借力点,时间的流逝感一点点加强,当指尖触到陆地的那一刻,知觉逐渐像光一样消失。

 

当李问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午后,一阵剧烈的咳嗽后,心脏的压迫感才渐渐退去了,警惕地望向四周,不知自己身在何方,来不及再三思考就迅速躲进附近一个废弃的木屋里。一进门就倒在一张小小的钢架床上,在疲劳趋势下缓缓闭上眼睛,伴随着急促的喘气调整着节奏紊乱的呼吸。


https://m.weibo.cn/3620961163/4291392606243427


Cause your love creeps slow like a thief in the night,

You take my breath and you hold it inside.

 

世界上的所有人都值得被爱,无论你做过什么,不管是双手沾满鲜血的杀手,还是谎话连篇的匪徒,愿你洗净污秽的心灵,来等一个爱你的人。


我磕爆这一对!!!
我脑补一万字,脑内自动开火箭
想飙车,各位想看吗!!!

百年孤独 [第一章试阅]

本章涉及CP:一代绿虫,二代虫绿,尼涵
洁癖勿入

计划是一个长篇

那是多年前五月的一个黄昏,天气变得温暖,Peter亲吻着女友后,告别熟悉的田园,故乡一幢幢房屋逐渐消失在无尽的地平线上。
以往Peter对生活本别无他求,其实在生活中他不温不火的性格使得他也并不是一个有什么远大志向的人,能供给自己基本的衣食住行,如果还有剩余寄给梅姨那就再好不过。他也是善良的,却总是在生活所迫下作出不得不面对的反击,他没有把自己接下来的工作告诉Gwen,毕竟生活总是身不由己。

走进那栋别墅,一眼望见的是极尽奢华的大厅,头顶繁复的水晶灯折射出冷冽的亮光,四面高高的墙壁在精美的地毯上投下暗沉的阴影。
穿过幽暗的走廊,转眼间就看见了那个少年,那年少爷才15岁出头,已经带着无可言语的贵族范,尚有稚气的脸上长了双盛气凌人的眼睛,高傲,沉静。第一眼就被他被阳光洗过般湖蓝色的眼眸吸引,像是充满了魔法,令Peter不能移开视线。

“你是新来的?”被面前的人盯着有些不自在,傍晚的余晖透过落地窗的缝隙洒进来,Harry披着一件酒红色的丝绒毯,被阳光反射出并不刺眼的微光,随意地露出小腿处白皙的皮肤,半倚在躺椅上抬眼看了一眼,棕色的乱糟糟的头发,同样棕色明亮的眼睛,以及脸上呆呆的表情。半天都没等来回应,带着傻气,这大概就是Harry对他的第一印象。
几乎是过了一分钟才等来的一串糟糕的回答,“恩…是的。管家告诉我你在这里…我不是故意进来打扰你的。”他的语气充满了无辜与抱歉,仿佛冒犯了年轻的一种美。
“知道了,你可以走了,顺便帮我带走这个酒杯。”懒懒的声音。
时间都要停滞了,他实在是太美了,被维纳斯庇护般的美貌。

广宇浩瀚对我来说一钱不值,
只有你这玫瑰是我凡尘命根。①
    
这是Tobey最近第一次来James家,依旧是精致的装饰和不时就可以嗅到的木质香薰。James穿过庭院时,五月,庄园的玫瑰开了,饱满的深红色被黄昏镀上一层不耀眼的金粉,馥郁芬芳,他摘下其中最舒展的一朵,加快步伐,走向客厅,迫切地想要再见到他——他最重要的人。

几乎是看见Tobey的第一眼就上前给了一个拥抱,松开后轻拍他的肩,笑着问候,“好久不见…还有,你又迟到了五分钟。”轻松的调侃语气。Tobey也微微点头,正准备开口给他解释路上发生的事,被James突然从背后变出的一朵玫瑰打断,那是可能是院子里最美的一朵。
“送给你的。”
尽管朋友之间送玫瑰会觉得怪怪的,Tobey现在只是感到单纯的开心,他自然地把这当作挚友许久不见的想念,愣了一下,接过那朵玫瑰,嘴角带着笑意地看向James,“谢谢。”

逐渐,天边染上深蓝色,夜幕降临。Harry如往常一样外出,在Norman看来那只是荒废时日地和一群人鬼混,但碍于他们近期尴尬的父子关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背景音是悠扬的爵士乐,把手里的Rum一饮而尽,侧身对身旁的人说,“leo,今天我家来了一个男仆。”当作讲笑话一般地讲给Leo听,“不知道管家怎么想的,他看起来好傻。”
“或许是你美得让他说不出话?”Leo突然笑起来,像是听了什么新鲜事,的确,在此之前Harry讨厌任何人跟在他身边。

James在书架上翻找时无意看见了泛黄的旧相册,小时候和Tobey的回忆,那年他们一起去野餐,停留在六七岁稚嫩的脸庞,照片的四周开始卷曲被时光侵蚀,在夜色下显得黯淡无光,复杂的情感在脑内翻腾……
有些话一开口,就永远回不去了;有些话宁愿一辈子不说,好歹还可以做朋友。

并排坐在庭院的阶梯上,月光如水,James以翻阅过去的照片为借口,让Tobey今晚留下来,Tobey也没有多想地欣然答应。手里窝着无比珍贵的记忆,“我记得你当时吃了三个三明治!”James的语气都是抑制不住的愉悦。

多年以后在一个冰冷的夜晚,James这样回忆道,“那天晚上我们都喝了一点香槟,借着香槟带来的微醺,我们并肩躺在花园里,比在一张双人床上的距离还要近,他的皮肤散发出一种若有若无的气息,那是我最熟悉的味道,几杯香槟使我内心的爱意愈加澎湃…可是谁又会相信呢。”

“今天的月亮真美…”两人几乎是同一时间一起转头想要对对方说出同一句话,却因过分地重合被打断,James望着Tobey深蓝的眼睛,相视一笑,这是多年的默契。James保持着侧身的姿势注视着身旁的人,没有人知道此刻他心里是多么矛盾。
内心被某种无法控制的情感驱动,没有再犹豫一秒钟,突然起身低头吻住了他的唇,出乎任何人意料的,行动永远比言语来得更加直接。Tobey没有拒绝他,双唇在一方的嘴上微微地贴了一会,但似乎也没有回应,这种突如其来的感情剧变,谁都难以接受,事实上,这是James藏在内心好多年的秘密,终于在一瞬间倾泻而出。

如果你下午四点要来,那我三点半就已经感到幸福了②。那就是这样的一种感情。

“对不起,我…其实一直很喜欢你。”从没想过这样的表白失败后会是如何的结局,形同陌路?James转过头,看向另一边,不敢再看人脸上的表情。Tobey终于意识到自己陷入了无法拒绝的境地,紧盯着旁边的挚友。这次是Tobey主动吻了上去,温热的唇瓣再次贴在一起,人生第一次感到被喜悦冲昏头脑,James伸出舌尖,舔舐了一下Tobey的上唇,胡乱的撬开对方的唇,然后是牙关,肆意地和Tobey的舌尖触碰了。
“恩……”James不顾Tobey显得有些僵硬的舌头,也不顾一切接吻的固定程序,舌尖劫掠般在他口腔里滑过,在他舌尖周围划着圈,时不时用力地吮吸着,向他倾诉多年的情感,让对方的舌尖也一点点柔软,渐渐地舌头伴着轻轻的水声和吮吸声交织了起来,疯狂地喜欢着口腔里的空气,触电般的快感随即就由一点扩散到了全身。
James满足地睁开眼睛,不舍地再在嘴角落下一吻。

太阳升了又落下,一天一天,Peter依旧像刚来的模样。今天是父亲举办一次和Hoult家族的晚宴,Harry本不在意着类似以各自利益为基础的活动,但在Nick面前他总是想完美出现。“Peter,你说穿哪一件好看。”Harry手里拿着两套华美的西服。
Peter又发呆似地看着他,Harry的命令说一遍没有等到答复,干脆蓄力踹了他一脚,Peter只是回以微笑。
“我在和你说话。”语气也变得强硬。
“恩…右边的。”那是一套黑色的丝绒面料,透出一种无比契合Harry气质的古典气息。


堂皇的大厅上,挂着暗黄色的灯,灯上微微颤动的流苏,配合着反着光的地板
和低低垂下的天鹅绒蓝色帷幔,在夏风中缓缓摇曳。爵士乐抑扬地响起来,在暗淡的光线中,Harry缓步走向一位相貌出众的男子,轮廓锋利又清晰,他从头到脚都披着黑暗的材质,彼此眼神相对后,他嘴角露出优雅的微笑,眉眼深邃十分迷人。Harry上前几乎是贴在他脸庞,“没想到再见到你已经掌管家族了。”Harry总是对他极致优雅的动作十分满意,回以一个意味不明的暧昧微笑。

宴会还有一小时就正式开始了,宴请的人员都到了,还没人不会给Norman Osborn一个面子。
几乎是听见飘扬出来的音乐声,James才从床上惊醒,以及和他怀里的Tobey,本来是想找来Tobey给他讲述晚宴繁复的程序与规则,类似餐巾纸应该按照几分之几对折后放在膝盖上,肉类刀和鱼肉刀的区别的条条框框,最终以双方抑制不住刚转变关系的欲望和新鲜感,在一下午的翻云覆雨结束,现在彼此都只想在对方怀里温存,被迫起来穿好衣服,才匆匆赶出房间,该死的宴会。

断断续续半个多小时,所有被宴请的人员才缓缓坐定,Tobey以James朋友的名义坐在他旁边,实际上大相径庭。Norman 坐在主位上,一脸严肃,目光扫过桌上的每一个人,让人们瞻仰他亲自创造的财富,这次宴会的另一位主角——Nicholas Hoult,回以略显假意的笑。
James作为长子,也低头用目光询问了一下对面的人,在他不苟言笑般微微点头后,再若无其事地和大家寒暄,维持着平静的笑容,再转头示意Tobey不要紧张。

“我想我们应该合作成功了?”Norman举起酒杯对着Nicholas说,“我想是的。”把杯中的液体一饮而尽。之后Nicholas就和大家维持着一种不急不缓的聊天速度,气氛变得轻松了许多,让他看起来高雅,也不会有冷场的无趣。

相比起宴会James的关注点更多当然是在Tobey身上,听着大家的交谈,James缓缓地摸住了他的手,在桌下,没有意识到,勾紧指尖再紧紧握住。

这场宴席毫无疑问地再次拉近了Harry和Nicholas的距离,之前他们又因为小事闹得不可开交,Peter显然不属于这个世界,在门后悄悄看着Harry和他亲密的动作,心中却有一种暗淡的落寞,再看见Harry喝酒时滑动的喉结,性感极了。转身回到房间为他换上刚洗好的床单,带着Harry平时身上的淡淡香水气息,Peter在等待着他回来,亲自为他脱下华丽的西装,换上舒适的睡袍。
很遗憾,让Peter失望了他不得不离开,回到他那间不大的房间里去,一个人呆着。

趁着Norman已经离开,Nicholas把Harry拉到一旁无人的楼梯间,不由分说的抱住Harry的腰,Harry的身体被按在墙上,手腕被他牢牢抓住,Nicholas处于完全的优势,Harry则表现得一脸轻松,戏谑地靠到他耳边,轻声道“不想走就直说。”热流窜过耳边,撩起酥麻感。
没有人能忍受这样的诱惑,Harry双腿卡在他腰上,凑过去吻住他微凉的嘴唇,传递着彼此的温度,唇才一触碰,Nick的吻就带有侵虐性,舌尖仔细描画出Harry唇瓣的形状,再吮吸着。两人的呼吸交错着吹拂到对方脸上,吻又开始加深。

“去我房间。”话音刚落,Harry还轻咬了一下人的耳垂。Nick把Harry横抱在怀里,穿过幽暗的走廊,一路上吻并没有停止,Nicholas不时低头轻啄他的唇,到门口时,衣物已经散落一地,Harry领口敞开,露出一片白皙的皮肤,衬衫的下摆若隐若现地遮住身下的关键部位,仰起头忘情地接吻,拉长的颈部线条,又留下了几个泛红的吻痕。

①——莎士比亚
②——[圣埃克苏佩里]小王子

Love Don't die.

朋友接二连三地前来问候,Peter笑着说我这样的性格不会有事的。

Peter回家的路上偶然瞥见街角的汉堡店出了最新的口味,双倍芝士格外诱人,是Harry最喜欢的。
低头推开门,扑面而来的是浓郁的香味,几乎是随口说对点餐员说出,“要两份,谢谢。”

把热腾腾的汉堡抱在怀里冒雨跑回家,挂着笑脸一样赶紧放在桌上,生怕它冷了,“Harry快来尝尝最新口味!”

Peter去逛了自己从前从来不会踏足的奢侈品店,一眼相中一件修身的西装,Harry穿一定很好看,Prada他喜欢的品牌。习惯性地侧脸回头询问,“Harry你觉得这件怎么样?”语气都带着以往的甜蜜。

“Harry!睡觉了!”Peter在夜里依旧睁着眼,靠在一旁的角落,怀里抱着枕头。梦里是你那天,低哑的声音,Don't turn your back on me。第二天早上醒来,身旁还有你的温暖。

穿梭在拥挤的街头,过马路时想要保护他一般,不用回头便可以伸手牵住他。

只是……Peter看着桌上另一个汉堡逐渐冷却,转过头询问后方是冰冷的空气,夜里空荡荡的身旁,过马路时向旁边伸手拉了个空,以及空无一人的偌大房间。
“哦……我又忘了。”

打开衣柜是你最爱的衣服,厨房里还摆着你爱的调味料,依然是两幅牙刷,带着你的味道的沐浴露,甚至桌上的玻璃杯里还剩着你没喝完的半杯酒。
哪里都是你的痕迹……

醒来的床上仿佛还有你的温度,空气里好像还有你的气息,我真的感受到了你的触碰,像寻常一个早晨你温柔地抚摸我的脸。
“他好像回来了……”

奇迹永远不会再发生在我们身上。
回忆就浅尝辄止……

“我好想你”

当40万人不能回家,家为你而来

解药 01.

万年吃冷Cp的我又入了尼涵

设定 温暖的尸体 R—超凡蜘蛛侠 Harry Osborn
         双向黑化,我最爱病娇涵涵
        先写一段试阅

冰冷的皮肤,暗淡的世界

我不知自己是否如寄生虫一样藏在城市肮脏的角落

我很好奇是否有人會在無法入睡的深夜裏想我

其实没必要为难自己,毕竟大家都是死人或者即将死去

       Harry Osborn 像是住在一座阴暗的城堡里,每晚家族的诅咒都缠绕着他的梦,如幽灵般在漆黑的大宅子里游荡。
白天阳光照进来又是另一片祥和模样,父亲去世后Harry把整个房子重建了,为了完全摆脱父亲的影子。
一个现代化的卧室,大理石地面,宽敞的浴室,健身设施,还有一个露台。
但是在最里面却保留着一个原封未动的房间,关着Osborn家族的诅咒,在那里,时间都忘记了流动。

       迫于公司严峻的形势,Harry尽管极度厌恶办公室的枯燥生活,也不得不每天来到公司。
脱下沉重的大衣,喝下一杯咖啡,靠在椅背上看似悠闲地望向窗外,最终还是纠结着翻阅起最近公司上报的文件,接下来的文字让他看到了希望——

公司正有望从一种未知人种上提取自愈能力的物质……掌握全球尖端技术。

Harry的直觉让他想立刻见到这个人。

         眼前一黑,像做了一个几世纪长的梦,我挣扎着眼皮醒来,耳边是机器工作的嘈杂声音,我被关在一个四周都是铁壁的房间里,低头看了看,身上又多了几处伤口,疼吗?怎么会?我感觉不到。

几乎没有人来这里,每天有人来送一些食物,他们不了解我,我很饿,嗅到人类的味道,我竭力地控制自己。

每天也有人来采血,他们自以为我不会伤害他们,每次我盯着他,都想吃掉。

不,我至今还没那么做。

我也渴望自由,饥饿感如毒瘾般折磨着自己,我猛地把一个采血的人按倒在地,控制住他的手脚,我将手伸进了他的大脑,俯下身像饥饿的狼一样吃着来之不易的美味。

           这个从未谋面的人有一种令Harry发狂的魔力,匆忙地套上外套,独自驱车赶往那座监狱,Harry有一种无法解释的预感。

盗用为老股东卖命的研究人员的身份混进了研究区,藏在巨大的隔离服里,气喘吁吁,脸色苍白,Harry快步小跑着,环顾四周寻找。

也许他被接下来这一幕吓坏了,只是不肯承认而已——一个正在吃脑仁的…生物?
姑且这样叫他,他抬头盯着Harry,尽管无神,他的蓝色瞳孔好像有漩涡般的吸引力,还不时发出低沉的咕咕声,地上那人更是惨不忍睹,看得出来他是想解释,迫于无奈没有憋出一个完整的单词。

空气中到处都是血腥味,抑制住恶心的反胃感,双方都愣住了几秒,突然传来了警报声,Harry回头望了一眼,没有多少时间了,不能再犹豫了,他现在是自己唯一的希望,几乎是屏住呼吸,快步上前抓住他的手腕,拖着向后门跑去。

“跟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