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dy

一个帅哥

当40万人不能回家,家为你而来

解药 01.

万年吃冷Cp的我又入了尼涵

设定 温暖的尸体 R—超凡蜘蛛侠 Harry Osborn
         双向黑化,我最爱病娇涵涵
        先写一段试阅

冰冷的皮肤,暗淡的世界

我不知自己是否如寄生虫一样藏在城市肮脏的角落

我很好奇是否有人會在無法入睡的深夜裏想我

其实没必要为难自己,毕竟大家都是死人或者即将死去

       Harry Osborn 像是住在一座阴暗的城堡里,每晚家族的诅咒都缠绕着他的梦,如幽灵般在漆黑的大宅子里游荡。
白天阳光照进来又是另一片祥和模样,父亲去世后Harry把整个房子重建了,为了完全摆脱父亲的影子。
一个现代化的卧室,大理石地面,宽敞的浴室,健身设施,还有一个露台。
但是在最里面却保留着一个原封未动的房间,关着Osborn家族的诅咒,在那里,时间都忘记了流动。

       迫于公司严峻的形势,Harry尽管极度厌恶办公室的枯燥生活,也不得不每天来到公司。
脱下沉重的大衣,喝下一杯咖啡,靠在椅背上看似悠闲地望向窗外,最终还是纠结着翻阅起最近公司上报的文件,接下来的文字让他看到了希望——

公司正有望从一种未知人种上提取自愈能力的物质……掌握全球尖端技术。

Harry的直觉让他想立刻见到这个人。

         眼前一黑,像做了一个几世纪长的梦,我挣扎着眼皮醒来,耳边是机器工作的嘈杂声音,我被关在一个四周都是铁壁的房间里,低头看了看,身上又多了几处伤口,疼吗?怎么会?我感觉不到。

几乎没有人来这里,每天有人来送一些食物,他们不了解我,我很饿,嗅到人类的味道,我竭力地控制自己。

每天也有人来采血,他们自以为我不会伤害他们,每次我盯着他,都想吃掉。

不,我至今还没那么做。

我也渴望自由,饥饿感如毒瘾般折磨着自己,我猛地把一个采血的人按倒在地,控制住他的手脚,我将手伸进了他的大脑,俯下身像饥饿的狼一样吃着来之不易的美味。

           这个从未谋面的人有一种令Harry发狂的魔力,匆忙地套上外套,独自驱车赶往那座监狱,Harry有一种无法解释的预感。

盗用为老股东卖命的研究人员的身份混进了研究区,藏在巨大的隔离服里,气喘吁吁,脸色苍白,Harry快步小跑着,环顾四周寻找。

也许他被接下来这一幕吓坏了,只是不肯承认而已——一个正在吃脑仁的…生物?
姑且这样叫他,他抬头盯着Harry,尽管无神,他的蓝色瞳孔好像有漩涡般的吸引力,还不时发出低沉的咕咕声,地上那人更是惨不忍睹,看得出来他是想解释,迫于无奈没有憋出一个完整的单词。

空气中到处都是血腥味,抑制住恶心的反胃感,双方都愣住了几秒,突然传来了警报声,Harry回头望了一眼,没有多少时间了,不能再犹豫了,他现在是自己唯一的希望,几乎是屏住呼吸,快步上前抓住他的手腕,拖着向后门跑去。

“跟我走。”

【普李】Chapter two.亮光

♡下一章我要搞个大事。
♡理科生文笔,凑合着看吧[哭泣]

窗外的风景一路向后跑去,出了城,跟两个大男人挤在
后座,绝对的优势,Leo动弹不得,皱着眉眼睛一直忘向窗外,坐在弥漫着新鲜火药味的车里,外面突然的大雨显得如此不真实,城市变了颜色,他感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所有的事情都已注定。

他试图记住回来的路,突然眼前一黑,双眼被蒙上了布条,又是那熟悉的爵士乐,年轻的Leo从未经历过,浑浑噩噩地跟着颠簸的车箱摇晃后昏睡了过去。

他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被推搡着走进昏暗的门厅,借着斜射进来微弱的光线,开始走一段楼梯,被翻反手绑在椅子上,Leo清醒过来,挣扎扭动着手腕,柔软的皮肤硌在椅子的尖角处生生的疼。

就这样绑在椅子上过了一夜,他的头低垂下来,默默忍受着痛苦,长久保持同一个姿势让Leo的双臂开始酸涩,阳光再次照进来,Leo的眼前依旧一片黑暗。
他告诉自己尽量保存体力,但本来也不报希望,最后一次猛地起身,结果被现实无情地摔在了地上,扬起的灰尘吸入鼻腔里,呛得Leo咳嗽了几声,他现在只是想喝口水,在这里,如此渺小的要求都得不到回应。
他感觉到了有人走上了松松垮垮的楼梯,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

偌大的房屋传来玻璃砸在地上破碎的声音,
“我们本来可以救他的,结果Leo现在…”
Dane无法控制地责备自己,没有在最后一刻拉走Leo,他把脸埋在被子里,不住地摇着头,他很少表现出脆弱的一面,恰好Leo就是,Dane无法想象如果生活中没有Leo会多么暗淡无光。

Leo不知道该喊些什么,嗓子干涩得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help。”蒙住他眼睛的布条被拉了下来,接着手上的束缚也被解开,太久没接触眼光而感到有些刺眼,转头埋进颈侧的阴影里。
Leo刚想开口咒骂,那人就踱步到面前,弯下腰,伸手捏住他的下巴迫使他看向自己,说不出的明澈的眼睛,还是那个面孔,John动了动嘴角,脸上挂出薄薄的一层笑来。
以清晨的阳光为背景,Leo微微眯着眼盯着John看,还是不敢相信真实的John Dillinger是如此,那或许是他从没见过他的另一面,是属于黑夜的。
John把自己手中的水朝他递过去,正好是他最迫切需要的水,Leo没说什么就伸出手接过,仰头咕噜咕噜喝光了半瓶水。

就在那一瞬间John就称为了Leo黑暗生命中的一束光线,世界上其实存在着一种叫做相信的东西,有时候你会莫名其妙地相信一个你并不熟悉的人。

“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只是你得跟在我身边。”John终于开口了,内容有些出乎意料。Leo愣了一愣,就在上一秒他脑海里还充斥着逃跑的计划。

空气停滞了几秒,突然闯进来一个拿着手枪的男人,在John耳边说了什么,外面传来了枪声,John面无表情地瞥了一眼虚弱地靠在墙角的Leo就离开了,他向来擅长掩盖自己的真实感情,“看好他。”像是吩咐任务一样对着拿枪的男人说。

Leo从外面听见了锁门的声音,他又陷入了黑暗,这是他这一周唯一一次见到他,他不知道是否是因为那天响起的枪声出了什么事,除了每天递进来简单的食物,事实上没有任何人再来看过他,而他本不该把希望寄托在一个陌生人身上,他的眼神变得空洞起来。
“我TM为什么要对一个绑架我的人报有幻想?”他也在内心自责自己的无知。

毕竟人都是渴望自由的。

“人质现在已经被控制超过了一周,尽全力搜救。”普维斯(公众之敌里面那个警察)尽量压住愤怒地对着所有调查员喊着。
“被John Dillinger当作人质,估计很难活到现在了吧?”他胆小怕事的助理颤颤巍巍地建议不如直接宣布遇害。

Leo的母亲担心过度而住进了医院,她强忍着泪水,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盼望着他还能活着回来。
父亲则日夜守在警察局,那天警察企图营救但最终也以伤亡惨重告终,他们都在濒临绝望的悬崖上。
整个社会都在焦急地等待着。

七天后的又一个傍晚,在绝望中挣扎着的Leo,眼角余光瞟见窗台上的一朵新鲜的玫瑰,鲜红的,像血一样,上面带有尖锐的刺。
他对这里的一切一无所知,他平时和朋友热爱冒险,因过早吸烟被学校处罚了多次,严格意义上他也不是一个好学生,说不定经常打他耳光的老师都盼着他消失呢。
Leo觉得这样的举动愚蠢至极,他还是在心里默认是那人悄悄地放在了窗边,凑到鼻尖闻一闻,露出了一个久违的笑容。

他被他反绑在椅子上,不能动弹                  

两天以后,他递给他一瓶水。                   

他在心里给他送了一支玫瑰                   

他给他一间现实的牢房                                

他还他一座想象的庙宇    

在这与世隔绝的世界里,他成了他的恩人


【普李】Chapter one.第二次初遇

食用说明书:
♡嘿,开新坑,我是木港。占个人tag抱歉。

♡看了不一样的天空入了普李大坑,然后刷了斯德哥尔摩情人从b站过来的,结果发现没粮吃。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所以就开坑了,准备写个中长篇,绝不弃坑,I promise.

♡关于设定:普子用的是公众之敌的John Dillinger,人物性格也也是。李子就用的本人名字,大概就是不傻的亚妮。私设戴涵涵和李子是闺蜜组。
初遇Leo还没17岁,Johnny大约35
年龄差,养成,囚禁,相爱相杀,黑化向。

♡本文高能预警,斯德哥尔摩情人设定,可能虐吧,不保证不排除有崩塌三观黄暴片段,爱是做出来的✘请谨慎食用。
——————————————————————————————

Leo从没想过他快到17岁那年那一个决定,那一件事改变了他的一生。

“现在没有担心的理由,这一繁荣的高潮将会继续下去。”
充满信心抑扬顿挫而异常饱满的宣讲声从黑白电视传出,由于过于老旧,屏幕上总是闪过几丝亮光,像是黑夜里突然劈下来的闪电。

“Damn it.电视又要坏了。”Leo皱着眉使力拍拍不给力的电视机,转头望向Dane。

“可能是因为总是播放无聊的节目吧,”Dane对上他的眼神,伸手揽过Leo的肩,“下周镇上要办一个舞会,我们一起去吧。”语气里充满了期待。

是的,市长为了庆祝经济的持续增长邀请了大部分人彻夜庆祝,在Leo眼里如此冠冕堂皇的舞会只会是个笑话。

“come on,一起去吧。”

“好吧,陪你去。”

Dane有一个庞大的家族,财力也自然不用说,还有他们是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既然Dane想去,只是去喝杯酒就走也没什么不好的,Leo心想。Dane随之勾起嘴角露出一个满足的微笑。

“听说芝加哥银行有80万。”

“那就让我们去挣点钱花。”

车上轻松爵士乐混着笑声。

空气中飘荡着优雅的音乐,桌上的食物令人胃口大开,甜酒美味而精致,三两个朋友聚在一起低声交谈着。

John环顾四周后,坐了下来。“嘿,Jack,没想到还能在这见到你。”过去的好友弯腰凑到耳边向他问好,舞会上聚集了不少政府人员,他们都沉迷于香槟或者和女伴愉快的调笑着,出门在外还是小心谨慎点好。

John从他的肩头看过去,在他不远处3点钟方向,隔着两张桌子,一个少年靠在墙边,随意散落的头发垂在脸旁,他的脸隐没在暗处,和旁边的同伴说了一句什么又无拘束地大笑起来。毫无疑问他是这个舞会上最纯真的人。
John轻抿了一口握在手里的酒,视线没有离开过他,细腻动人的笑。或许不久他们就会见面,但今晚才是最美好的。

转眼,秋天的气息划过脸颊,萧瑟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中,黄叶以匍匐的姿势轻柔的坠落在枯萎的地面上。

leo 就快17了,他每天都扳着指头数着日子期待着18岁的到来,出于某种原因平时和一群朋友嬉笑他放学后没有和往常一样,而是踏着这条并不长的路回家。

没什么不同,除了街上寥寥无几的行人,大多也都垂丧着脸而匆匆离去与之前的神气大不相同。又路过了转角处的那间银行,之前金碧辉煌的装饰现在看起来暗淡无光,职员们伸长了脖子望向窗外,这似乎也不管他什么事,他的存款还不足以单独开一个账户,而是随意的塞在枕头下。
Leo继续向前走,不受丝毫影响地环顾着四周,嘴角挂着笑意。

深秋了,疯狂的寒流就快席卷整个城市,伴随而来的是持续的经济低迷。

“今晨,芝加哥一银行被洗劫一空,胡佛总统:美国政府正式向John Dillinger团伙宣战…”又是老旧的收音机的声音。

“Leo,跟我去一趟银行吧。”Dane因为家庭原因经常和银行打交道,他又凑过来请求着,他不愿一个人,干什么都想带着Leo一起。

“去银行?你想被打劫啊。”Leo掀开被子,恰好听见了收音机里说的,这是本月的第三次了,现在人人都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银行的人也大不如前,他用着一种打趣的口气。

Dane仿佛是听了什么笑话,用手背拍了拍Leo的头,Dane一向是个乐观主义者,“我们怎么会遇上这种事。”

外面吹着大风,但银行的贵宾接待室洋溢着浓浓的春意,花瓶里插着新鲜的玫瑰花,甚至播放着的音乐都那样安详高贵。

黑色的汽车呼啸而过,猛地停在街角的银行前,车上迅速下来五个人,其中两个在一人引领下一脚踢开大门闯入,车上那个人低头盯着怀表,朝外边喊道,“Johnny,这次争取在两分钟之内出来。”劫持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家常便饭,美国最臭名昭著的犯罪团伙,一切事发突然,毫无应对能力。

主管被揪起领子,枪抵在他头上,吓得说不出话。“打开。”他只说着,主管颤抖的手递过来了钥匙,John举着枪以貌似谦和的微笑着递过去一个眼神示意他打开门。

抬眼的一瞬间看到的让他自也觉得难忘,银行里的熟人在第一时间拉走了Dane以确保这个大少爷的安全,Leo被推搡到地上,眼神呆滞地忘向他,显然被吓得不轻。

John打量着他,没想到再一次相遇的到来,他依旧和那晚一样迷人,湖蓝色泽的清澈眼眸,是劫还是缘,一切就这么发生了。

John把钱袋丢给身边的人,一手拿枪,另一手撑着桌面侧身翻过柜台,径直地走向他,难以反抗的压抑感,Leo的心脏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使他猛然跳起来,他想逃,马上逃走。

被抓着手腕,拖上了车,Leo还盼着Dane会想办法来就他,他极力地想挣脱束缚,绑匪和他想象中的完全不同,没有脸红胳膊粗,没有暴力地上前就是一枪,英俊的面孔,精致的五官,就是这一看就很可惜的错过了最佳的逃跑时间。

“嘿,放轻松小子,兜风而已。”
那人低沉磁性的嗓音传进他脑海里,挥之不去。

尽管如此,他只是想逃。

致敬传奇 ——泳池之王菲尔普斯

当31岁的菲尔普斯现在金牌领奖台上,笑得依旧那么开心,被四周的闪光灯包围着,他微微眯着眼弯腰致敬,和当年的第一块金牌一样。

国歌响起之际,他凝望着远方,光线饱满地停留在他的额头上,些许泛红的眼眶,他的手抚着那么用力跳动的心脏,热血沸腾的。以他的青春为基,留下幸福的纹理。

他已然成为传奇,前无古人,后也难有来者。菲尔普斯的青春就如浩瀚大海中一条无忧无虑的小鱼,虽然平凡的世界,已然不平凡。

他也有过低谷,媒体的诋毁,昔日的世界之巅如今沦落至此?他在一边,听见自己的叹息声,却还是走过辛酸的一站,走过无奈的一站,走过悲伤的一站,走出低谷,重回巅峰。

他的奥运之旅长达16年,16年可以发生的太多了,让年轻失去他们翠绿色的汁液,让整个世界又换了新的流行,让我们有太多懊悔难以忘怀,让我们的青春成为永远。

菲尔普斯依旧坚持着他年轻时候的信仰,立体的眉眼,坚定不移的眼神,锋利的线条,这就是王者之态。

就如我们当年,听见游泳就会想到菲尔普斯,半夜醒来,惦记着他的比赛,我们的青春为他呐喊过,哭笑过,激动过,担心过……

当他宣布没有下一个四年时,我却少了些许惋惜,为他由衷的骄傲,泳坛之王,菲尔普斯当之无愧!

下一个四年,就是我们的四年

身不由己 【豆腐丝/罗伊策】

弟弟回来了 战友产的清奇脑洞
有点狗血,但我会尽力不那么狗血……
CP洁癖勿进

01.
"喂,你过来。”
“哦…”
这样的对白在每个人的生命里重复而平凡的发生着,谁都不曾预料这样普通的对话会在生命里打下怎样的烙印。
十年前我们不曾明白,十年后又想不起来,只剩下当初的音节,漏空在陈旧的空气里。
一个安静的吻轻轻地落在Marco的嘴唇上,他微微启开嘴唇,他似乎把这种温柔带到了生活的每一个细节里。
这是一切的开始,但它也正在结束着。
Marco忘记了那个训练结束后的黄昏的对话是如何发生的,如何结束的,Marco只是记得了遇见的笑容,那是他从小到大看见过的最干净的笑容。或许是黄昏的温暖氛围酝酿了无声的毛茸茸的温暖,使得一切都充满着幸福的甜腻香味。

后来也渐渐的习惯了,差不多每晚他们都一起回家,到后来在睡前Marco还会递给Robert一杯热牛奶,这种习惯越来越长久,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蹑手蹑脚小心翼翼,玻璃杯里牛奶的热度,Robert看见了忍不住眯眼笑笑,然后小声的说一句,“谢谢”。这些琐碎的习惯,像是一条刚刚踩出的小径,从最开始倒伏成一条路的草地,到最后渐渐露出地面,变成一条宽敞的道路,通向遥远的未来。
时光变成狭长的过道,沿路标记着记忆和习惯。

他看着Marco入睡,在熟睡时他都在微微地叫着Robert的名字,那是在临近早晨,只有离他的脸很近才能听见,只不过是一个词,却能让Robert打心底地高兴着。
那时候他们都认为彼此是彼此的永远。
暮色像是墨水般倾倒在空气里,扩散得比什么都快。

02
他那双被雨水淋湿的瞳孔,有种奇异的美,湛蓝的眸子里仿佛盛着一碗糖浆般胶着的哀痛。就像一幕精致的悲剧一般迷人,后来,我才这样意识到,但他已经不在这里了。

“你不想要要更好的未来吗?去更大的平台和世界顶级的球员合作?Robert你要为自己的未来打算,日子还长着呢。”
谁不想要更好的未来。
又是该死的沉默,无尽的沉默,整个无屋子都好结冰似的沉寂。
“你们也没什么结果。”
经纪人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对,都谈好了,不得不去拜仁?

“怎么了?”刚刚进门的Marco也可以感受到屋里无比压抑的气氛,像是快要窒息。
“无论有没有人陪在你身边,你都要勇敢。”
还是沉默。
Marco的手指因为太过用力而发疼,戴在手指上的戒指压疼了指骨。这个戒指时自己生日时候Robert送的,是他用一块很普通的白银自己敲打出来的,还被锤子砸破了手指,他还重复着,“血汗的结晶”Marco都要放弃内心的浪漫憧憬时,Robert突然伸出手把他搂紧他的怀里,他用留有一些胡渣没剃干净的下巴贴了贴他的脸。
沉默像是生了根。
人的感觉总是在精神感觉到来很久之后才会姗姗来迟。就像是光线和声音的关系,一定是早早地看见了天边突然而来的闪光,然后接连了几秒的寂静后,才会有轰然巨响的雷声突然在耳膜里爆炸开来。
同样的道理,身体的感觉永远没有精神的感觉来得迅速,而且剧烈。一定是深深刺痛了心,然后回有泪水涌出来哽咽了口。
Marco终于明白了以前嘻嘻哈哈地吐槽电视剧里“你留下你别走”的煽情台词在此时是多么应景。Mario走了,他也走了,留他一个人。

“Marco,睡着了吗?”
“还没”
“我想和你说说话”
Robert钻进Marco的被子,Marco的皮肤冷冰冰的。

你让我把他留下来
留下来啊……

TBC